第660章

珍妮害怕的身体忍不住的打颤起来,李春生两只手抱着她的肩膀,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!”
磨盘镇隶属于沈城下属城市的管辖,距离沈城大约有个六百多公里的路程,这只是直线上的距离,算上那些路路弯弯的,怎么也有个七八百公里,霸道车在高速上行驶了将近四个小时才下了高速,按照导航仪上的指示,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要跑,这一百多公里的路不比高速,起初还算是大道宽广,越往后路况就越差了,等真正的开到了磨盘镇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,太阳已经落下了一大半。
林昆现在是真心不想管这小子,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应该十年怕井绳才对,这小子已经被身边的那女人给坑一回了,还把那女的留在身边,这一点林昆很腹诽,男人好点色没什么,关键好色也有该有个底线原则吧。
林昆轻佻的冲他一笑,44的大脚板子还是突然亮了出来,同样砰的一声,同样啊的惨叫,同样是摔进了人群,同样是惹起了一片不满的叫骂……
随着他那一身显眼的红色道袍刚一出现在学堂内,顿时就引起了四周同学的注意,也不知是谁声音尖锐,第一个开口,直接就喊出了王宝乐的名字。
“行了。”林昆很慷慨的一笑,拍了拍离他最近的一个小青年的肩膀,“今个我心情不错,就不跟你们见识了,以后记住了别随便缠着人家姑娘。”
“啥?”林昆强忍着骂娘的冲动,他好歹一个漠北的狼牙军团的兵王,年薪就给十万,这国安局也太不拿他当盘菜了吧,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剥削嘛!
“牧龙尊者,您是苍穹之日,这片芜土无人不瞻仰您的光辉,何必执着一个名声狼藉、肮脏不堪的女人,小女还算纯洁娴雅,拥有几分统兵理城的谋略,如果您不嫌弃的话,小女今日就可以与您成亲,以此来恭祝牧龙尊者一跃龙门。”女子声音尖细,说着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更是透着几分妩媚,似一只温顺聪颖的小狐。
那声音仿佛可以穿透山石,让所有人都耳骨刺痛,蓦然惊醒,纷纷望去时,立刻看到在他们的前方,那无尽的丛林内亮起了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。
一看是冯远志来了,于亮脸上的表情立马就换了一副模样,嘴角戏谑的一笑,道:“哟呵,我以为谁呢,原来是我未来的老丈人来了啊!”
沈曼咬了咬嘴唇,只好把手收了回来,赶紧向冲她说话的那名警员走过去,事关十多个被拐骗的儿童,她不得不重视。
既然回了家,珍妮晚上就不好再出来了,李春生跟着林昆和余志坚回到了车上,余志坚并没有马上把车开走,而是回过头问坐在后排的李春生:“春生啊,你的这个珍妮女朋友,她借的是谁的高利贷你知道么?”
“呵,你们就两个普通的商场保安,装什么13呢,以为自己是当兵的?”林昆不屑的一笑,讽刺道。
周晓雅脸上微笑着,眼神里却难掩一丝对林昆的失望,同时心底也暗暗的庆幸当初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,没有跟眼前这个一无所成的男人继续好下去,他是帅气是懂得照顾她,可这年头帅气跟热心能当饭吃?
张大壮一脸自豪的说:“那你不看看是谁的兄弟……哎哟!”不小心一下子抻到了伤口,顿时疼的一阵的呲牙咧嘴,何翠花在一旁笑道:“活该,让你装。”张大壮佯装白了何翠花一眼,接着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两个警服男子冲李春生阴测测的一笑,“这位先生,请接受我们的调查。”说着,其中一人就把手铐向李春生递了过来,李春生赶紧回过神,向后退了一步,道:“等等,等等警察同志,这里面绝对有误会!”
这就是现实,赤裸裸的现实。疯彪整理好了衣服,走出了房间,阿狗一直守在外面,名曰阿狗,真就如狗一样忠诚。疯彪点了根烟,同时也递给阿狗一根,道:“阿狗,去办那个小子吧。”
陆宁回头,却见土丘后匆匆走来两个人,走在前面的尖嘴猴腮汉子,是明湖村村正尤老三,喊陆宁的,是一个憨厚的汉子,也是明湖村的佃户,小名阿牛,平素对陆宁甚是亲厚,是陆宁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。
而几乎在此同时,大厅里的李照龙转过身,众人全都看着他,他刚要冲众人挥了挥手,示意大家就此散了,脸色忽然一白紧跟着又是一红,然后噗的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他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,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,要知道这岩浆室内高温弥漫,而他的汗水流下又被蒸发,这就使得岩浆室内云雾缭绕……
“是么?”孙志醉眼迷蒙,吧唧吧唧嘴,“嗯,我的舌头好像真喝倒了,一点酒味儿也感觉不到。来,林昆兄弟,你再给我满上一杯……”